by

獵豔1之心中最原味的慾望(包養初行)

我接下來說的故事,也許有人唾棄,

又或者有些男性會在心裡發出:「好羨慕啊!」這樣的心聲。

 

我想,都沒錯。我沒打算討論什麼道德問題,

我認為,人人都有權力面對心中最原味的慾望。

 

DPP_3220

是這樣的:我包養了一個女孩。

 

  

第一次見到她,才是個十二歲的孩子,我記得,身材偏瘦、瓜子臉,眼睛大,鬼靈精。

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:「長官叔叔好。」

她是我下屬的女兒。

 

我服務於一家貿易公司,努力了十年多,

在裏頭存了第一桶金、結了婚,有了一個獨生女,

也好歹混到一個經理職,公司規模雖不大,但生意做得並不小。

那陣子,我其中一位下屬工作出了問題,

整天在上班時訴苦家裡事,我便到他家來瞭解瞭解狀況。

說實在,從我的眼光看來,無論身為同事、身為男人,我這下屬都不是十分可靠,

出事總先責怪他人,每次有了好處,或發了薪水,

卻總是先花犒賞自己,到處玩樂、吃香喝辣。

而如今,家裡的太太正在跟他鬧離婚。

當面見到他太太後,我卻發現,太太一言一行,彷彿先生的複製品。

 

於是,第一次來到這個家,我最心疼的,就是與自己獨生女差不多年齡的她。
面對只會互相抱怨的父母,她的樂觀、機靈,反而讓人心生憐憫。

當天臨走時,我偷塞了幾百塊零用錢給她,叮嚀她,要懂得照顧自己。

 

第二次見她,只在隔天。我實在擔心下屬夫妻倆的狀況,於是買了籃水果,
下班時揪著下屬回到他家,打算努力勸合。

再次見面,記得她熱情撲向我,殷勤地斟茶遞水。

 

不久,我就變得常上下屬家門了,總是帶點禮物,偶爾開導一些夫妻相處之道,

以及對孩子的養育責任等等,也經常邀他們一家與全我家共同出門,

散散心兼培養感情。理所當然的,吃喝總是由我買單。

 

她和我太太、女兒始終沒有很親近,回頭看來,應該是她太黏著我了。

後來幾年的時間裡,我似乎成了她最親近的長輩,甚至,我認為勝過了父母。

她對我的稱呼,從叔叔,變成了大哥,再到「哥」。

 

原本,我沒想過與她的關係會有所發展,

說實在,我只是個與「孩子」不同世界的「長輩」

但成長過程裡,她很願意和我閒聊各種生活點滴,

這種親暱程度卻超越了親生女兒,讓我日漸沉溺於這種甜蜜、溫馨。

 

 

這期間,我升上了協理,開始負責公司的海外業務,

於是我越來越頻繁於長時間出差,忙碌的日常,

讓我漸漸忽略了家裡,忽略下屬一家,和她,也越來越少見面。

 

而這期間,每次回國見面,都是些想念,以及改變。

 

她穿起裙子,留長頭髮了。

 

家裡,女兒開始念寄宿學校,而太太為打發無聊生活,迷上與朋友打麻將。

 

她化妝了,是某次拉著我上專櫃,整套買下的化妝組合。

 

女校裡,晚熟的女兒,見面時沒有太多心事跟我說。

 

她身上增加了迷人的香水味,

那是她在某次見面,巧妙向我提起的,我帶給她的國外伴手禮。

 

回國、到家,時常等著我的,

是女兒這禮拜不回家的留言,與太太今日會打麻將晚歸的字條。

 

她的身材不再纖瘦,玲瓏的曲線勻稱又可愛,

天生的瓜子臉上泛著紅暈,胸部發育得大小適中,弧度誘人。

 

我的心態,有了不少變化。事情發生在那次為她慶生…

 

「恭喜,也成年了。」我說,在特別預定的高級餐廳裡。

『謝謝哥…』她吹熄了蛋糕上的蠟燭,『我今天真的好開心呀!』

「怎麼不約一些學校朋友來呢?…只和我這個中年大叔慶祝。」

『什麼話!你這待在國內的時間這麼少,還願意抽時間陪我,我很感動…你幹嘛問這個啊?』

 

我們短暫地沉默。

 

『說到同學,哥,我跟你說…畢業那天,有個男生向我告白了!』

說完,她看著我,眼神有種說不出的深邃。

「喔…」我不確定怎麼回話。

「他、他好看嗎?」我一定是硬擠出這句。

她又換了個詭異的表情,有點兇,也有點俏皮--突然,她伸手捏我的臉。

『才不呢!那種幼稚小鬼,醜死了!』她笑著,『你這什麼問題啊,哈哈!』

 

我覺得很尷尬。

 

『那…哥覺得,我好看嗎?』又是一種新的,輕柔羞澀的態度。

 

今天的她,穿著一件比以往成熟的洋裝,輕輕的性感,微露乳溝,

搭配她目前留到肩膀長度的馬尾,以及總是自然的妝容,非常美,真的,非常美。

「…不錯喔,小女孩長大了。」我盡量讓口氣自然。

『小女孩?』她問,表情又變了。

「呃…不,我是說…妳長大了,變漂亮了,真的…哥很替妳開心。」

『喔…』她不再看我,眼神似乎有些空靈,

隔了許久,才又問:『那,以一個男人的眼光,妳會愛我嗎?』

 

那天分別時,她抱了我一會,然後,親了我的臉頰。

我壓抑著自己吻回去的衝動。

我雙手搭上她肩膀,將她推遠,卻捨不得放開她肩。

扭捏著道別後,當天晚上,在太太未歸的大床上,我躺了很久,卻睡不著,

最後像喝醉似地不自覺拿起手機,只傳了一個字給她:

 

 

下一次見面,是在一張溫暖的大床上。安靜的汽車旅館,只有她悅耳的青春喊叫。

楓糖般的汗水、幽蘭綻放的體香、家中窖藏多年的頂級銘酒、她從笑容裡精粹的眼淚,

以及,彷彿永遠分不開的一雙嘴唇。

 534409

不到一個月後,她搬出了家裡,表面上,是為了大學生活的獨立,

實際上,是我為她精挑的獨居小套房。

或者說,我與她方便幽會的祕密花園。


Categories:

3 則迴響


  1. // 回覆

    雖然是包養

    但也算是做了善事呢


  2. // 回覆

    只能說
    女的沒遇到你的話
    現在可能社會問題之一了

訪客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